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子元器件

铜版纸与反倾销下

2021-07-06 来源:太原机械信息网

铜版纸与反倾销(下)

谁是真正的受益者

四家提起反倾销诉讼的企业自然是这一终裁决定的受益者。这四家企业是:金东纸业(江苏)有限公司、山东万豪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泉林纸业有限责任公司和江南造纸厂。APP中国区总经理姚旭升说:“我们认为,这个裁定维护了中国铜版纸企业的利益。”

相对于金东、万豪、泉林、江南,没有参加诉讼的山东晨鸣则可能是最大的受益者。“既没有承担诉讼成本,又享受到终裁带来的实质利益,晨鸣捡了个大便宜。”一位参与诉讼的厂家说。

据晨鸣集团销售部的杨传生介绍,晨鸣在反倾销期间快速扩大产能,目前达到40万吨左右,是目前公认的惟一有能力向金东“叫板”的国内铜版纸厂家。

而开始位列反倾销申诉中的芬兰和美国的纸业企业,最终被排除在反倾销名单之外,虚惊一场。但是对于韩国、日本的纸业厂家来说,反倾销的一纸裁定却是致命的。

韩国最大的纸张及纸板制造商——韩松纸张公司(HansolPaper)曾是金东最大的威胁。然而,自去年反倾销调查以来,韩松在中国的市场已经缩减了70%左右。韩松中国区总经理张昌秀说:“反倾销对韩松的影响是巨大的。去年,我们对中国的出口只有原来的30%。”韩松上海办事处的黄秋野说:“韩松最终被裁定的反倾销税是16%,这意味着韩松已被中国铜版纸市场拒之门外。”

面对纸业增长速度最快的中国市场,韩松当然不甘心。“目前韩松只有另辟蹊径,尽可能保住中国市场。”黄秋野说。

国际巨头争抢“最后的晚餐”

反倾销的裁定,也使得更多的纸业巨头加快了在中国建立工厂的步伐。日本王子制纸株式会社(OjiPaper)就是其中之一。

这次反倾销裁定,王子的铜版纸的反倾销税率是56%,这几乎断绝了王子对中国出口铜版纸的任何念头。

然而,王子并没有放弃中国市场。

6月27日,日本王子总部决定,王子制纸国际部正式将管理中国事务的权限移交给当日成立的中国事业推进总部,该部门由王子制纸董事会直接管理,对涉及推进事业展开的责任和权限实行一元化管理。

对于此项组织机构变化,王子制纸上海事务所的斋藤说:“由于考虑到今后我们在中国的事业会‘放大’,所以需要设立这样一个部门。”

此前6月11日,王子制纸的南通浆纸一体化项目正式签约。该项目投资共计200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1 39亿元),拟建设年产量达120万吨高档文化用纸和铜版纸,以及年产量达70万吨化学木浆的浆纸一体化联合工厂。首期工程年产量达60万吨铜版纸,计划2006年底建成投产。将建成的工厂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工艺最先进的浆纸一体化联合工厂。王子负责人原田晴义说:“王子铜版纸在中国销售遇到的所有问题——价格、交货期以及倾销之痛,今后在中国生产都可以解决。”

截至目前,在国内设厂的跨国纸业公司有10余家,且各家不约而同将投资项目集中在铜版纸等高档纸品领域。其中就有芬欧汇川(UPM)、斯道拉·恩索(STORAENSO)、金光集团(APP)。芬欧汇川的孙卡表示, 芬欧汇川在常熟的二期工程已经动工,建成后将增加产能5万吨;斯道拉·恩索在苏州紫兴获准建立一条45万吨的生产线;APP高层也向记者透露,其旗下的金东纸业将在近期大规模扩产。

反倾销终裁后,进口铜版纸退出后留下来的空缺必然要由国内铜版纸企业来填补。“今年预计有40万吨进口数量的减少。另外再加上国内本身铜版纸需求以10%的速度增加,国内需求要增加20万吨左右。这样就有60万吨的空缺了。”邓德永告诉记者。

铜版纸市场将会有一次真正的大洗牌,而洗牌的结果,要由各企业用实力来说话。目前的门户界限已经打破,金东和以后的南通王子,都将成为国企,享受国内企业一样的待遇,得到一样的保护。这对于原来真正的国有铜版纸企业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铜版纸与反倾销下

友情链接